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白癜风好根治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4:02:4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白癜风好根治吗,安徽白癜风初期病因,山西白癜风主要症状,深圳益尚白癜风医学研究院,淄博白癜风可以治吗,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偏方,夏津白癜风医院

秦海璐日前出席戛纳影展,尽显优雅、知性的气质。

  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先后被改编成电影、话剧等多种形式与观众见面,不过在这些作品里,对于原著小说中白嘉轩的妻子仙草,均着墨不多。而现正在江苏卫视热播、总长85集的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中,仙草不仅第一集就亮相,还戏份十足。这位在小说中被设定为药材商吴长贵五女,结束白嘉轩六娶六丧的女子,在电视剧中变为穷人家之女,与白嘉轩的相遇也与小说不尽相同,让她变得更加传奇。改编的助力,加上秦海璐的出色演绎,让剧版的仙草怒刷存在感。日前,电视剧《白鹿原》发布会后,秦海璐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采访。

  原著小说读了两遍才懂

  除了仙草还想演白灵

  秦海璐透露,自己第一次看《白鹿原》小说是在大学时,“我看不懂,但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看不懂,就是看完了,知道大概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。”直至前年产后复出的首部作品定下了《白鹿原》,她在看完全剧本之后,又重新读了小说,“我觉得陈忠实先生真正伟大的是,他用一个农民的坚守,去讲述一段动荡岁月中,一个大世界形形色色的人对不同欲望的获得。其实他把这些人浓缩在一个地方——白鹿原。白鹿原的每一个角色,都代表着大世界上的每一个人”,“到了我36岁的时候再看《白鹿原》,我才看懂《白鹿原》要说的是什么。”

  对于自己所扮演的仙草,秦海璐认为她在《白鹿原》中虽然是一个“若隐若现的人”,但却是“至关重要的一个人”,“陈忠实先生把白嘉轩妻子起名叫仙草,我觉得就好像是一剂灵药,来治白嘉轩。白嘉轩在整个50年人生动荡当中,他需要救助、帮助的时候,仙草都会出现。”

  仙草是传统的贤妻良母,在剧中,她从嫁入白家就谨守本分,对丈夫白嘉轩言听计从。所处时代不同,自然不可相比较。不过已为人妻人母的秦海璐,说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妻子这个角色,也透露自己在家“只负责给建议,不做家庭决定。从吃什么菜,到买什么东西,时间安排,我都是不管的”。

  说到育儿,她则表示,“我唯一跟仙草相同的就是,我也会尊重我儿子的选择。我不会跟他说不,他虽然现在很小,但他想做的事情,我从来不会跟他说这个不行。我会先告诉他说,妈妈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其次再告诉他做了这样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,所以妈妈不会做。如果你能承担这个后果,仍然还想去做,(为了)满足他的好奇心,我是允许他去做的。”剧中白嘉轩和仙草大儿子孝文“变坏”,秦海璐认为跟其奶奶的娇宠、父母的教育脱离不了关系。而回到现实生活中,作为妈妈,她很注重儿子的自主选择能力,“人生其实从你早上一睁眼,想吃什么,穿什么,就一直在面临选择。我希望培养我儿子能够自己去选择生活、辨别生活和承担自己选择的生活的后果,这是一种生存能力。”

  如果不演仙草,秦海璐还想挑战演白灵——剧中白嘉轩和仙草的小女儿,聪明独立、思维超前。秦海璐说,“我是个非常乐观主义的人,如果让我选择,我选白灵,让自己做一个希望。”

  获张嘉译“三顾茅庐”

  对戏时不能被他气场压住

  电视剧《白鹿原》2015年开拍,剧集开拍时,秦海璐产后大概才三个月。据悉,她为此特意在两个月时间内,迅速从160斤减到130斤,进组后还接着减肥。而为了配合她,导演刘进先拍了仙草的中年时期,再拍她的青年戏份,以消除体型带来的违和感。

  饰演白嘉轩的张嘉译,也是该剧的艺术总监。能够凑齐现在这个被观众认可演技的演员阵容,张嘉译背后出了不少力。之前有传,秦海璐愿意产后迅速复出,也是张嘉译“三顾茅庐”的成果。秦海璐表示,“他就是觉得我合适,我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个若隐若现,没有具体形象,但又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。仙草就是一个‘托’,在白嘉轩需要的时候给他警醒,宽容他。但平常生活中,她只会在白嘉轩旁边看着,不会给意见。所以对于张嘉译来讲,他也希望找一个能够托着他的人吧,觉得我是个托,该托他的时候托他一把。”

  能够自信地说出“仙草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”的秦海璐,进组拍摄后,更明白了张嘉译找她来演的用意。因为“仙草不能被白嘉轩的气场镇压掉,她是来镇压白嘉轩的”,“后来我跟张嘉译演戏时,我明白他为什么找我来。可能因为我受过专业的舞台训练,对于他这样一种(表演)创作模式,是我可以接得住,也可以翻回去的。白嘉轩经常会因为仙草的某一句提点、暗示或者是某一个笑容,突然知道他自己要怎么做,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最典型的就是剧中他让大家见面像打招呼一样地背乡约。后来大家都反抗时,他突然在家对仙草说,’我是不是疯魔了’?然后仙草对他笑了笑,说’你会好起来的’。仙草看着他,也不说他对,也不说他错。”

  说起白嘉轩夫妻间的对戏,秦海璐也透露自己和张嘉译几乎没有NG,基本都是两条过,“基本上我们用来保戏的也都是两条。”

  被年轻演员追着求教

  指点“田小娥”李沁拍“撩人戏”

  据了解,拍摄《白鹿原》的8个月期间,秦海璐每天都是将近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。除了出演仙草,她还被张嘉译和导演刘进指派了一个任务,担任剧中一班年轻演员的“辅导老师”,陪他们读剧本、揣摩角色,给他们提供一些演技上的指导建议。张嘉译此前曾透露,“秦海璐老师担当了我们《白鹿原》演员的辅导。如果说今天有部分演员去拍戏了,剩下的没有拍戏的、稍微闲的演员,就在海璐老师的带领下过剧本。”

  对于这些年轻演员的实力和敬业态度,秦海璐十分肯定,“我合作的年轻演员,除了《白鹿原》,还有很多其他的。其实我觉得跟我合作的年轻演员,都还是挺认真的。我挺感动的,《白鹿原》这波年轻演员每天追着你,想让你给她们一点信心。我并不怀疑他们的能力。但是演下一代的这些人,可能因为有我们上一代这些人在这,所以他们有压力,更多的时候可能是不自信影响了他们的发挥。”

  直至秦海璐杀青离开剧组,还有人向她远程讨教,那就有剧中饰演田小娥的李沁,“像李沁很着急,她都跟我哭过。 我离开《白鹿原》之后,她拍山西戏的时候没有我(在剧组),她就微信我,‘姐,这个该怎么演?你上次跟我说过我忘了。’我说你把那场戏的剧本给我发过来。我看了剧本,再跟她讲怎么演。其实她无非就想得到一个鼓励。我觉得她是希望有人给她示范,(这样)多了一个底。”剧中田小娥有不少撩人戏,比如剧中咬手指魅惑的一幕,李沁也曾和秦海璐讨教过,“她说‘我不会演情欲戏,怎么演’。我说可以用动作去完成,利用你的经验,咬哪只手指头,看起来更像有情欲的表达,你自己对着镜子试。”

  《白鹿原》至今播出20余集,虽然收视无法称霸,但却在豆瓣上拿下高达9分的评分,是许多国产剧都难以比肩的好评。高分的反馈,一部分功劳也得归功于剧中的这些演技派,张嘉译、秦海璐、何冰(饰演鹿子霖)、刘佩琦(饰演朱先生)等等。说到演技,秦海璐表示,“现在的青年演员可能都忽略了案头工作。像我跟张嘉译,我们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为了赚钱留在这个行业,而是真正喜欢演戏。所以我接的每个戏的剧本,在拍戏时,这个剧本至少我是读了两遍的。而且每个角色我都‘演过’,非常知道应该演到什么程度。”秦海璐说,大家在拍摄现场看到她,遇到什么场景的戏都信手拈来,好像不用事前准备的样子,“可是你看我的剧本上面画得乱七八糟,改的各种台词,这边接什么,那边接什么,我早就在家设计完了。我们的案头工作是在开机前两个月就开始的。(准备的时候)甚至是用录音笔,录了自己照着剧本念的台词,然后自己听。就因为做了很多这样的功课,所以来的时候有信心,才会带着气场,因为我在家(已经)练过了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丹凤白癜风医院